百年南开:大师风骨泽后学

七台河广电网 王林 2019-11-08 14:57:54
浏览

 
百年南开,大师们的故事激励一代代学子爱国报国  
百年南开:大师风骨泽后学  
 

“你是中国人吗?”“是!”

“你爱中国吗?”“爱!”

“你愿意中国好吗?”“愿意!愿祖国繁荣富强!”

今年9月,在南开大学迎来建校百年之际的新生开学典礼上,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南开大学校长曹雪涛带领“第101级”新生,重温了老校长张伯苓的“爱国三问”。学生们的回答铿锵有力,在会场中久久回荡……

上溯百年,风雨板荡;肇我南开,神州苍茫。从1919年创立至今,走过百年光辉历程的南开汇聚了众多名家大师,孕育了万千栋梁英才,虽历经沧桑,却始终在“知中国,服务中国”“爱中华,复兴中华”的道路上砥砺前行。那些关于这所百年名校的“南开故事”,时刻激励着后来者披荆斩棘、勇往直前。

“如果有来生,我仍然要教古典诗词”

“我95岁了,若幸而身体得以恢复健康,我还有一个愿望,就是在有生之年把即将失传的吟诵留给后学者。”今年教师节,南开大学为叶嘉莹先生举办的归国执教40周年庆祝会上,大病初愈的叶先生说出了这样的心声。

能够被尊称为“先生”的女子,必然是在学术上达到了巅峰。叶嘉莹便是这样一位“女先生”。每一名南开学子都以“听过叶先生的讲座”为荣,而那个形容叶嘉莹的句子也无人不晓——“叶先生站在那儿,就是一首诗。”

1978年改革开放之后,诸多海外游子渴望归国。大洋彼岸,叶嘉莹第一时间寄出了一封发往国家教育部的长信,满含深情地述说回国教书的诚挚要求。此时,她已定居温哥华近十年,并被聘为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授。1979年,叶嘉莹的申请得到批准,回到她思念多年的祖国,于南开大学中文系执教。此后,她便过起了候鸟般的生活,按照时令奔波于大洋两岸。

叶嘉莹的课,教室里永远“爆满”,不仅座无虚席,连讲台旁、教室门口也都是听课的学生。后来,中文系想出了一个发听讲证的办法,只允许有证的学生进入教室。但热情的学生依然会挤满阶梯教室的阶梯和后墙的窗边,只为了听一听叶先生讲解诗词歌赋。

1993年,叶嘉莹受邀担任南开大学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长,并捐出一半退休金——约10万美元,设立“驼庵奖学金”和“永言学术基金”奖掖后学。

2015年,叶嘉莹定居南开后,有一种时不我待的紧迫感。在家中的小客厅,她坚持每周给学生上一次课,并逐字逐句帮学生批改论文。她的听力不如往昔了,上课时她就让学生坐得近一点儿,发言声音大一些。

她还不定期面对全校学生开办诗词讲座。在一次演讲中,数百学子面对满头白发的叶先生,高呼“先生坐下讲”。叶嘉莹笑着回应:“我今年91岁,教书已经70年,70年我都是站着讲课。”

回顾自己70多年的执教经历,叶嘉莹说:“我别无所长,就是喜欢诗词,而且愿意把我喜欢的诗词介绍给年轻人。如果有来生,我仍然要教古典诗词。”基于这样的初心,2018年,叶嘉莹将京津两处房产出售所得的1857万元,捐赠给南开大学教育基金会,设立“迦陵基金”,用于支持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研究。今年5月,她再次向南开大学捐赠1711万元。

面对他人的不解,叶嘉莹用《论语》中的句子来回答:“君子忧道不忧贫,君子谋道不谋食。”

“让中国的高等化学教育走在世界前列”

百年南开史,浓缩了中华民族的精神与气节。